世界自闭症日特刊:走近“星星的孩子”

发布时间:2014-04-02 08:40:26  来源:新华网
编辑:袁敏  张可任 摄

3月28日,一名儿童在完成规定活动后,将提示卡片放在口袋里。在北京朝阳区东旭新村的一栋别墅里,有八个来自不同地方的孤独症儿童接受着星星雨养护部特殊的养护和训练,他们梦想着重新回归正常的生活。这八个孩子在指导老师的帮助下,通过辨识固定区域的行为提示,逐渐形成正常的生活习惯,实现初步的自理能力。北京星星雨教育研究所是中国第一家专门为孤独症儿童及其家长提供教育服务的民办非营利机构,他们为孤独症儿童提供个别化教育,帮助家长认识孤独症,并掌握在生活中促进孩子良性发展的知识和技巧。从1993年成立以来,星星雨已经为近9000个孤独症儿童及家庭提供过服务,目前有超过50个家庭在星星雨接受培训。 “星星的孩子”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人们这样描述孤独症儿童:他们不聋,却对声响充耳不闻;他们不盲,却对周围人与物视而不见;他们不哑,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说话。他们是孤独症(也称为自闭症)患者,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无法进入普通学校学习,因为与常人不同,他们的学习、就业都面临巨大困难。 4月2日是第七个世界自闭症日。中国公益研究院《中国自闭症儿童现状分析报告》显示,目前我国自闭症患儿数约为164万人。专家指出,自闭症的致病机理尚不清晰,至今仍是一个世界难题。遗传、免疫和环境的协同作用可能是自闭症发生的重要原因,尤其是环境因素影响可能在逐渐增大。新华社记者 张可任 摄

3月31日,志愿者李凌宇在指导一个男孩擦玻璃。在北京朝阳区东旭新村的一栋别墅里,有八个来自不同地方的孤独症儿童接受着星星雨养护部特殊的养护和训练,他们梦想着重新回归正常的生活。这八个孩子在指导老师的帮助下,通过辨识固定区域的行为提示,逐渐形成正常的生活习惯,实现初步的自理能力。北京星星雨教育研究所是中国第一家专门为孤独症儿童及其家长提供教育服务的民办非营利机构,他们为孤独症儿童提供个别化教育,帮助家长认识孤独症,并掌握在生活中促进孩子良性发展的知识和技巧。从1993年成立以来,星星雨已经为近9000个孤独症儿童及家庭提供过服务,目前有超过50个家庭在星星雨接受培训。 “星星的孩子”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人们这样描述孤独症儿童:他们不聋,却对声响充耳不闻;他们不盲,却对周围人与物视而不见;他们不哑,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说话。他们是孤独症(也称为自闭症)患者,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无法进入普通学校学习,因为与常人不同,他们的学习、就业都面临巨大困难。 4月2日是第七个世界自闭症日。中国公益研究院《中国自闭症儿童现状分析报告》显示,目前我国自闭症患儿数约为164万人。专家指出,自闭症的致病机理尚不清晰,至今仍是一个世界难题。遗传、免疫和环境的协同作用可能是自闭症发生的重要原因,尤其是环境因素影响可能在逐渐增大。新华社记者 张可任 摄

3月28日,一个男孩在吃午饭。在北京朝阳区东旭新村的一栋别墅里,有八个来自不同地方的孤独症儿童接受着星星雨养护部特殊的养护和训练,他们梦想着重新回归正常的生活。这八个孩子在指导老师的帮助下,通过辨识固定区域的行为提示,逐渐形成正常的生活习惯,实现初步的自理能力。北京星星雨教育研究所是中国第一家专门为孤独症儿童及其家长提供教育服务的民办非营利机构,他们为孤独症儿童提供个别化教育,帮助家长认识孤独症,并掌握在生活中促进孩子良性发展的知识和技巧。从1993年成立以来,星星雨已经为近9000个孤独症儿童及家庭提供过服务,目前有超过50个家庭在星星雨接受培训。 “星星的孩子”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人们这样描述孤独症儿童:他们不聋,却对声响充耳不闻;他们不盲,却对周围人与物视而不见;他们不哑,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说话。他们是孤独症(也称为自闭症)患者,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无法进入普通学校学习,因为与常人不同,他们的学习、就业都面临巨大困难。 4月2日是第七个世界自闭症日。中国公益研究院《中国自闭症儿童现状分析报告》显示,目前我国自闭症患儿数约为164万人。专家指出,自闭症的致病机理尚不清晰,至今仍是一个世界难题。遗传、免疫和环境的协同作用可能是自闭症发生的重要原因,尤其是环境因素影响可能在逐渐增大。新华社记者 张可任 摄

3月28日,培训老师李帅在鼓励一名男孩多吃点饭。在北京朝阳区东旭新村的一栋别墅里,有八个来自不同地方的孤独症儿童接受着星星雨养护部特殊的养护和训练,他们梦想着重新回归正常的生活。这八个孩子在指导老师的帮助下,通过辨识固定区域的行为提示,逐渐形成正常的生活习惯,实现初步的自理能力。北京星星雨教育研究所是中国第一家专门为孤独症儿童及其家长提供教育服务的民办非营利机构,他们为孤独症儿童提供个别化教育,帮助家长认识孤独症,并掌握在生活中促进孩子良性发展的知识和技巧。从1993年成立以来,星星雨已经为近9000个孤独症儿童及家庭提供过服务,目前有超过50个家庭在星星雨接受培训。 “星星的孩子”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人们这样描述孤独症儿童:他们不聋,却对声响充耳不闻;他们不盲,却对周围人与物视而不见;他们不哑,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说话。他们是孤独症(也称为自闭症)患者,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无法进入普通学校学习,因为与常人不同,他们的学习、就业都面临巨大困难。 4月2日是第七个世界自闭症日。中国公益研究院《中国自闭症儿童现状分析报告》显示,目前我国自闭症患儿数约为164万人。专家指出,自闭症的致病机理尚不清晰,至今仍是一个世界难题。遗传、免疫和环境的协同作用可能是自闭症发生的重要原因,尤其是环境因素影响可能在逐渐增大。新华社记者 张可任 摄

3月31日,一位美术老师志愿者利用糖果教一名男孩作画。在北京朝阳区东旭新村的一栋别墅里,有八个来自不同地方的孤独症儿童接受着星星雨养护部特殊的养护和训练,他们梦想着重新回归正常的生活。这八个孩子在指导老师的帮助下,通过辨识固定区域的行为提示,逐渐形成正常的生活习惯,实现初步的自理能力。北京星星雨教育研究所是中国第一家专门为孤独症儿童及其家长提供教育服务的民办非营利机构,他们为孤独症儿童提供个别化教育,帮助家长认识孤独症,并掌握在生活中促进孩子良性发展的知识和技巧。从1993年成立以来,星星雨已经为近9000个孤独症儿童及家庭提供过服务,目前有超过50个家庭在星星雨接受培训。 “星星的孩子”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人们这样描述孤独症儿童:他们不聋,却对声响充耳不闻;他们不盲,却对周围人与物视而不见;他们不哑,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说话。他们是孤独症(也称为自闭症)患者,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无法进入普通学校学习,因为与常人不同,他们的学习、就业都面临巨大困难。 4月2日是第七个世界自闭症日。中国公益研究院《中国自闭症儿童现状分析报告》显示,目前我国自闭症患儿数约为164万人。专家指出,自闭症的致病机理尚不清晰,至今仍是一个世界难题。遗传、免疫和环境的协同作用可能是自闭症发生的重要原因,尤其是环境因素影响可能在逐渐增大。新华社记者 张可任 摄

3月31日,一个男孩做完一个仰卧起坐后,将计数卡片摘下放入袋中。在北京朝阳区东旭新村的一栋别墅里,有八个来自不同地方的孤独症儿童接受着星星雨养护部特殊的养护和训练,他们梦想着重新回归正常的生活。这八个孩子在指导老师的帮助下,通过辨识固定区域的行为提示,逐渐形成正常的生活习惯,实现初步的自理能力。北京星星雨教育研究所是中国第一家专门为孤独症儿童及其家长提供教育服务的民办非营利机构,他们为孤独症儿童提供个别化教育,帮助家长认识孤独症,并掌握在生活中促进孩子良性发展的知识和技巧。从1993年成立以来,星星雨已经为近9000个孤独症儿童及家庭提供过服务,目前有超过50个家庭在星星雨接受培训。 “星星的孩子”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人们这样描述孤独症儿童:他们不聋,却对声响充耳不闻;他们不盲,却对周围人与物视而不见;他们不哑,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说话。他们是孤独症(也称为自闭症)患者,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无法进入普通学校学习,因为与常人不同,他们的学习、就业都面临巨大困难。 4月2日是第七个世界自闭症日。中国公益研究院《中国自闭症儿童现状分析报告》显示,目前我国自闭症患儿数约为164万人。专家指出,自闭症的致病机理尚不清晰,至今仍是一个世界难题。遗传、免疫和环境的协同作用可能是自闭症发生的重要原因,尤其是环境因素影响可能在逐渐增大。新华社记者 张可任 摄

3月28日,一个男孩在参照提示洗手。在北京朝阳区东旭新村的一栋别墅里,有八个来自不同地方的孤独症儿童接受着星星雨养护部特殊的养护和训练,他们梦想着重新回归正常的生活。这八个孩子在指导老师的帮助下,通过辨识固定区域的行为提示,逐渐形成正常的生活习惯,实现初步的自理能力。北京星星雨教育研究所是中国第一家专门为孤独症儿童及其家长提供教育服务的民办非营利机构,他们为孤独症儿童提供个别化教育,帮助家长认识孤独症,并掌握在生活中促进孩子良性发展的知识和技巧。从1993年成立以来,星星雨已经为近9000个孤独症儿童及家庭提供过服务,目前有超过50个家庭在星星雨接受培训。 “星星的孩子”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人们这样描述孤独症儿童:他们不聋,却对声响充耳不闻;他们不盲,却对周围人与物视而不见;他们不哑,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说话。他们是孤独症(也称为自闭症)患者,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无法进入普通学校学习,因为与常人不同,他们的学习、就业都面临巨大困难。 4月2日是第七个世界自闭症日。中国公益研究院《中国自闭症儿童现状分析报告》显示,目前我国自闭症患儿数约为164万人。专家指出,自闭症的致病机理尚不清晰,至今仍是一个世界难题。遗传、免疫和环境的协同作用可能是自闭症发生的重要原因,尤其是环境因素影响可能在逐渐增大。新华社记者 张可任 摄

3月31日,来自德国的志愿者文雅(右)在教一名男孩弹钢琴。在北京朝阳区东旭新村的一栋别墅里,有八个来自不同地方的孤独症儿童接受着星星雨养护部特殊的养护和训练,他们梦想着重新回归正常的生活。这八个孩子在指导老师的帮助下,通过辨识固定区域的行为提示,逐渐形成正常的生活习惯,实现初步的自理能力。北京星星雨教育研究所是中国第一家专门为孤独症儿童及其家长提供教育服务的民办非营利机构,他们为孤独症儿童提供个别化教育,帮助家长认识孤独症,并掌握在生活中促进孩子良性发展的知识和技巧。从1993年成立以来,星星雨已经为近9000个孤独症儿童及家庭提供过服务,目前有超过50个家庭在星星雨接受培训。 “星星的孩子”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人们这样描述孤独症儿童:他们不聋,却对声响充耳不闻;他们不盲,却对周围人与物视而不见;他们不哑,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说话。他们是孤独症(也称为自闭症)患者,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无法进入普通学校学习,因为与常人不同,他们的学习、就业都面临巨大困难。 4月2日是第七个世界自闭症日。中国公益研究院《中国自闭症儿童现状分析报告》显示,目前我国自闭症患儿数约为164万人。专家指出,自闭症的致病机理尚不清晰,至今仍是一个世界难题。遗传、免疫和环境的协同作用可能是自闭症发生的重要原因,尤其是环境因素影响可能在逐渐增大。新华社记者 张可任 摄

3月31日,一名男孩跟随着音乐旋律作画。在北京朝阳区东旭新村的一栋别墅里,有八个来自不同地方的孤独症儿童接受着星星雨养护部特殊的养护和训练,他们梦想着重新回归正常的生活。这八个孩子在指导老师的帮助下,通过辨识固定区域的行为提示,逐渐形成正常的生活习惯,实现初步的自理能力。北京星星雨教育研究所是中国第一家专门为孤独症儿童及其家长提供教育服务的民办非营利机构,他们为孤独症儿童提供个别化教育,帮助家长认识孤独症,并掌握在生活中促进孩子良性发展的知识和技巧。从1993年成立以来,星星雨已经为近9000个孤独症儿童及家庭提供过服务,目前有超过50个家庭在星星雨接受培训。 “星星的孩子”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人们这样描述孤独症儿童:他们不聋,却对声响充耳不闻;他们不盲,却对周围人与物视而不见;他们不哑,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说话。他们是孤独症(也称为自闭症)患者,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无法进入普通学校学习,因为与常人不同,他们的学习、就业都面临巨大困难。 4月2日是第七个世界自闭症日。中国公益研究院《中国自闭症儿童现状分析报告》显示,目前我国自闭症患儿数约为164万人。专家指出,自闭症的致病机理尚不清晰,至今仍是一个世界难题。遗传、免疫和环境的协同作用可能是自闭症发生的重要原因,尤其是环境因素影响可能在逐渐增大。新华社记者 张可任 摄

3月31日,一名男孩在课程结束后玩游戏。在北京朝阳区东旭新村的一栋别墅里,有八个来自不同地方的孤独症儿童接受着星星雨养护部特殊的养护和训练,他们梦想着重新回归正常的生活。这八个孩子在指导老师的帮助下,通过辨识固定区域的行为提示,逐渐形成正常的生活习惯,实现初步的自理能力。北京星星雨教育研究所是中国第一家专门为孤独症儿童及其家长提供教育服务的民办非营利机构,他们为孤独症儿童提供个别化教育,帮助家长认识孤独症,并掌握在生活中促进孩子良性发展的知识和技巧。从1993年成立以来,星星雨已经为近9000个孤独症儿童及家庭提供过服务,目前有超过50个家庭在星星雨接受培训。 “星星的孩子”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人们这样描述孤独症儿童:他们不聋,却对声响充耳不闻;他们不盲,却对周围人与物视而不见;他们不哑,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说话。他们是孤独症(也称为自闭症)患者,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无法进入普通学校学习,因为与常人不同,他们的学习、就业都面临巨大困难。 4月2日是第七个世界自闭症日。中国公益研究院《中国自闭症儿童现状分析报告》显示,目前我国自闭症患儿数约为164万人。专家指出,自闭症的致病机理尚不清晰,至今仍是一个世界难题。遗传、免疫和环境的协同作用可能是自闭症发生的重要原因,尤其是环境因素影响可能在逐渐增大。新华社记者 张可任 摄

3月28日,老师和孩子们在一起吃午饭。在北京朝阳区东旭新村的一栋别墅里,有八个来自不同地方的孤独症儿童接受着星星雨养护部特殊的养护和训练,他们梦想着重新回归正常的生活。这八个孩子在指导老师的帮助下,通过辨识固定区域的行为提示,逐渐形成正常的生活习惯,实现初步的自理能力。北京星星雨教育研究所是中国第一家专门为孤独症儿童及其家长提供教育服务的民办非营利机构,他们为孤独症儿童提供个别化教育,帮助家长认识孤独症,并掌握在生活中促进孩子良性发展的知识和技巧。从1993年成立以来,星星雨已经为近9000个孤独症儿童及家庭提供过服务,目前有超过50个家庭在星星雨接受培训。 “星星的孩子”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人们这样描述孤独症儿童:他们不聋,却对声响充耳不闻;他们不盲,却对周围人与物视而不见;他们不哑,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说话。他们是孤独症(也称为自闭症)患者,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无法进入普通学校学习,因为与常人不同,他们的学习、就业都面临巨大困难。 4月2日是第七个世界自闭症日。中国公益研究院《中国自闭症儿童现状分析报告》显示,目前我国自闭症患儿数约为164万人。专家指出,自闭症的致病机理尚不清晰,至今仍是一个世界难题。遗传、免疫和环境的协同作用可能是自闭症发生的重要原因,尤其是环境因素影响可能在逐渐增大。新华社记者 张可任 摄

3月28日,一位家长和孩子在培训结束后回家。在北京朝阳区东旭新村的一栋别墅里,有八个来自不同地方的孤独症儿童接受着星星雨养护部特殊的养护和训练,他们梦想着重新回归正常的生活。这八个孩子在指导老师的帮助下,通过辨识固定区域的行为提示,逐渐形成正常的生活习惯,实现初步的自理能力。北京星星雨教育研究所是中国第一家专门为孤独症儿童及其家长提供教育服务的民办非营利机构,他们为孤独症儿童提供个别化教育,帮助家长认识孤独症,并掌握在生活中促进孩子良性发展的知识和技巧。从1993年成立以来,星星雨已经为近9000个孤独症儿童及家庭提供过服务,目前有超过50个家庭在星星雨接受培训。 “星星的孩子”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人们这样描述孤独症儿童:他们不聋,却对声响充耳不闻;他们不盲,却对周围人与物视而不见;他们不哑,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说话。他们是孤独症(也称为自闭症)患者,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无法进入普通学校学习,因为与常人不同,他们的学习、就业都面临巨大困难。 4月2日是第七个世界自闭症日。中国公益研究院《中国自闭症儿童现状分析报告》显示,目前我国自闭症患儿数约为164万人。专家指出,自闭症的致病机理尚不清晰,至今仍是一个世界难题。遗传、免疫和环境的协同作用可能是自闭症发生的重要原因,尤其是环境因素影响可能在逐渐增大。新华社记者 张可任 摄

标签:孤独症,家长,特刊,星星的孩子,中国自闭症儿童现状分析报告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
编辑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