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度获得四川省劳动模范称号的他,名字曾是绝密
“氢弹元勋”于敏

发布时间:2015-01-10 07:24:49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  

 功勋

  谈到获奖时,于老告诉身边的人,“我是代表所有为‘两弹一星’作出贡献的人去领奖。”从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到第一颗氢弹试验成功,美国用了7年3个月,前苏联用了6年3个月,英国用了4年7个月,法国用了8年6个月,中国人只用了2年8个月。朱光亚院士称,在突破氢弹的技术途径的过程中,“于敏发挥了关键作用”。在研制核武器的权威物理学家中,于敏几乎是唯一一个未曾留过学的人。

  治学

  向于敏请教有“三不”:一是不论时间、场合,随时随地可以提问题;二是不论范围,物理、力学乃至其它相关学科都可以问;三是不论问题大小难易,尽管问,他一样耐心解答。目前,88岁高龄的于敏仍然担任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高级科学顾问,以平生所学继续为祖国的核物理事业提供咨询和建议。

□蒋艳 本报记者 张岚

  他是新中国的“氢弹元勋”,他的名字曾是绝密;他毕业于北大物理系,被公认为难得一遇的人才;他醉心中国哲学,“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是他的座右铭。

  1月9日,2014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最受关注的国家最高科技奖授予我国著名核物理学家——于敏。这是这一殊荣在连续7年授予两位科学家之后,今年由一人独得。

  作为“两弹一星”元勋之一,于敏是我国自主培养的杰出核物理学家,也是我国核武器研究和国防高技术发展的杰出领军人物之一。曾经为了我国的核武器研究而“隐身”近30年,甚至直到今天,他的事迹也鲜见于报端。这位来自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的最高科技奖得主,有着怎样的学习和研究经历,他跟四川有着哪些缘分,在同事和学生的眼中是怎样的人?

国产一号“土专家”

  于敏出生于1926年8月,在天津耀华中学念高中时,就以门门功课第一的成绩闻名全校。1944年,于敏考进北大工学院机电系。1946年,出于对理论研究的热爱,于敏转到理学院物理系,并将专业方向定为理论物理。

  北大期间,于敏的学习成绩总是名列榜首。不久,他被慧眼识才的钱三强、彭桓武调到中科院近代物理研究所,25岁的于敏开始了他的科研生涯。

  1957年,以朝永振一郎(后获诺贝尔物理奖)为团长的日本原子核物理和场论方面的访华代表团来华访问。于敏的才华给对方留下深刻印象。他们回国后,发表文章称于敏为中国“国产土专家一号”。诺贝尔奖得主、核物理学家玻尔访华时,也称赞于敏是一个“出类拔萃的人”。

  在研制核武器的权威物理学家中,于敏几乎是唯一一个未曾留过学的人,但这并没有妨碍他站到世界科技的巅峰。

“氢弹元勋”

  1961年1月,于敏得到“开展氢弹研究”的通知。时年34岁的于敏面临“转行”。他后来回忆说:“我是毫无犹豫地表示服从分配。”

  氢弹从理论到技术,都要比原子弹复杂得多。经过多年潜心研究,一次次陷入困境又一次次突出重围,经历我国核武器研究史上著名的“百日会战”后,于敏带领的科研队伍终于实现氢弹原理的重大突破。

1966年12月28日,中国进行氢弹原理试验。5个多月后,1967年6月17日,沉寂的戈壁大漠上空,瞬间升起一颗壮观的“太阳”,中国第一颗氢弹试验圆满成功!

  朱光亚院士评价称,在突破氢弹的技术途径的过程中,“于敏发挥了关键作用”。这一作用被一同参与研究的同事们,直接评价为氢弹的“首功”。

  1999年9月18日,在中央军委表彰为研制“两弹一星”做出突出贡献的科技专家大会上,他被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他代表获表彰科学家发言时总结道:从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到第一颗氢弹试验成功,美国用了7年3个月,前苏联用了6年3个月,英国用了4年7个月,法国用了8年6个月,中国人只用了2年8个月,我国创造了研制氢弹的世界纪录。

四川岁月

  1969年11月,为了“三线”建设的需要,于敏与周光召等专家乘坐专列奔赴西南。于敏胃病发作,在车上整整坐了四天三夜。但更使他心情沉重的是,谁都知道山沟里并不具备进行核武器理论研究与设计的基本条件,到了那里怎么完成核武器化任务?“大三线”正在抢建,生活住房未完全建好,科研人员只能先解决生活问题。领导考虑到国家的热核试验任务很急,只好作出决定:部分科研人员陆续返京。

  此后,虽然长期在北京的九院理论部工作,但由于单位的本部在四川,于敏常因工作需要赴川。1978年,于敏当选四川省科学大会先进集体代表。1980年,于敏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7月任九院副院长兼九所所长。1984年和2009年,于敏获得四川省劳动模范称号。

  1993年初,于敏关注20多年的“惯性约束聚变”作为一个独立的主题,列入国家863计划,于敏任第一届主题专家组顾问。随着试验的推进和试验装置的建设,这项主要在四川绵阳开展的研究,获得于敏的亲自指导,也成为他1999年退休以后的重点关注对象。

淡定人生

    1月9日10时多,于敏获得最高科技奖的消息刚刚在网上发出,温天舒就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发了一张于老俯在桌上、认真誊写资料的照片。作为于敏院士采集工程小组研究报告的主笔,近两年来,温天舒每两个月就要从中物院所在的四川飞一次北京。

  在温天舒的眼里,于老是一个认真而淡定的人。遇到研究中的困难,于老总是不急不缓地告诉大家:不要着急,既然我们的技术路线是经过充分论证的,不是臆想出来的,那么我们就分析现象、分解过程,抓住主要矛盾。谈到获奖时,于老告诉身边的人,“我是代表所有为‘两弹一星’做出贡献的人去领奖。”

  “于先生的一言一行都让人感动”,在理论部,一直流传着向于敏请教有“三不”:一是不论时间、场合,随时随地可以提问题;二是不论范围,物理、力学乃至其它相关学科都可以问;三是不论问题大小难易,尽管问,他一样耐心解答。

  在他70岁生日的时候,他的一些老同学前来为他祝寿,祝寿词的最后一句写到:他不是一个作教学工作的,但其言行堪为人师表。

  在工作之余,于敏热爱古典诗词和中国哲学。在多年前出版的一套《中国当代著名科学家丛书》中他曾表示,欣赏林则徐的“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评价诸葛亮“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为了理想奋斗终生”。

  目前,89岁高龄的于敏仍然担任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高级科学顾问,以平生所学继续为祖国的核物理事业提供咨询和建议。

标签:于敏,朝永振一郎,元勋,氢弹元勋,两弹一星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
编辑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