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博物馆里的这些狗值得一看

发布时间:2018-02-22 19:22:26  来源:四川在线
编辑:何勇  记者:吴晓铃

“低徊入衣裾展”中的狗

守犬田犬——“各司其职”的狗

在“低徊入衣裾”展览中,几幅拓印自汉代画像砖上的画,生动描绘了当时驯狗、斗狗的鲜活图景。梅铮铮说,汉晋时期,狗在看家护院和狩猎之外,已开始用于王室贵族的玩赏和戏斗。《史记》中有“收狗马充物宫室”,成为地位显赫、生活奢华的象征。朝廷为养狗业专设官员、开专门场所,定期举行斗狗会,犬马声色、热闹堪比乐舞盛宴。名贵稀有的品种,甚至被诰封,拥有爵位。

当然,狗在人们日常生活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仍然是“守犬,守御宅舍者也”“田犬,田猎所用也”。来自南阳市博物馆的数十件随葬陶俑,便栩栩如生刻画出“各司其职”的狗。

有一对相向匍匐在地的狗,表情安静、姿态放松,似乎已习惯在门口守候主人。另一件红釉陶狗,被塑造成昂首挺胸、精神抖擞状。只见它脖子似圆柱、筋骨刻画张弛有度,惟有脖子比例远远超过身体的正常比例。“这可能是一只猎犬。”梅铮铮说,它伸长脖子,正是在传神表现追踪猎物动向时的机敏。更多的陶狗或蹲坐、或站立,看上去均四肢粗壮有力,有的还眼睛圆鼓外凸,耳朵直立,作张口吠叫状,露出利齿,生动得似乎能听到它们的叫声。

在东汉庄园经济的大背景下,陶狗大多都被刻划得高大威猛。成都博物馆馆藏的一尊汉代陶狗,高一尺有余,膘肥体壮,是博物馆“网红”文物之一;四川博物院馆藏、出土于成都天回山的东汉陶狗,同样双目炯炯、嘴大颚长,面相凶恶,一副“生人勿近”的即视感。在馆藏的一件拓印自东汉画像石棺的拓片上,还可看出激烈的狩猎情形:两位猎人手持武器已把野兽打倒在地,随行的猎狗冲上前紧紧咬住野兽的脖子……

有意思的是,这些陶俑中的狗,很多都可看出在脖子上套有项圈,背部有纽鼻可供主人牵引,有的狗还在脖子上系铃。可见从汉代开始,它们已经开始成为人类的伙伴。

首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尾页

标签: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
编辑推荐 >>